丽人美容院“转移”会员

  北京商报讯 (记者 李铎 实习记者 王玮)在国贸商城驻扎了20多年的丽人美容院突然闭店,包括董事长在内的多名高层失联,多方欠款无人偿还……3月15日,本报曾报道《国贸丽人美容院闭店风波》。近日,消费者聘请的维权律师陈磊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目前丽人公司已与北京美邦再清椿美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再清椿”)签订协议,由再清椿为其完成会员余额消费。但大部分消费者表示不接受“转移”。

  昨日,几位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出示了“被转移”的短信。这些来自丽人美容院的短信称,丽人美容院现已与再清椿达成协议,再清椿建外SOHO店将承接丽人公司客人,丽人会员卡可在该店进行消费。对此,一些消费者认为,虽然丽人签署协议前未与他们协商,但同意到新店消费,另一部分会员则表示“压根就没收到短信”!

  北京商报记者昨日致电再清椿,店员介绍说,该店已与丽人公司签署协议,从下周起,丽人美容院的300余位客户可持卡到店消费,不用再办该店会员。店员表示,目前再清椿正在扩展北京市场,乐于接受这样的合作。不过店员还表示:“卡内余额只能在建外店使用,可做的美容项目也会有限制,只能做基础类养生项目,做一次性高端仪器类项目不能使用余额,这些都是公司与丽人美容院协商后决定的,其他情况我不清楚。”因此,部分丽人美容院的会员认为,再清椿美容院卫生条件不好、档次较低,不同意被转移到该美容院。

  除了再清椿,丽人公司还在与王氏果蔬美容院进行沟通转移的相关事宜,供消费者挑选。消费者赵女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这两家美容院不能提供高档美容服务,还有很多未做完的项目都不能继续做,“希望公司能找到更有资质的美容机构”。会员杨女士等人则明确表示希望丽人公司马上退款。“丽人单方面的合同变更行为不能接受,希望丽人退款。如果依旧拒绝退款,我们将立刻提起诉讼。”北京商报记者多次尝试联系丽人公司管理人员,武汉美容招聘但手机无人接听。

  丽人公司拖欠员工、国贸商城、供应商的百万元费用仍无着落。国贸商城市场部相关负责人昨日向北京商报记者证实,未听说转移会员的事情,武汉美容招聘其他事宜还在与丽人公司沟通中。丽人公司的十余名员工则已申请仲裁。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主任邱宝昌提醒消费者,武汉美容招聘丽人公司与再清椿转移会员的合同是无效的。“丽人公司未经消费者同意就将会员进行转移,所签署的协议不产生法律效应,消费者仍可继续要求退款。”业内维权律师则表示,消费者可以通过法律手段维权,有关行政主管部门核实后,将通过对相应实际投资人名下的其他资产采取查询、冻结、扣划等措施维护债权人权益。

本文由衡水市女性美容有限公司发布于整形价格,转载请注明出处:丽人美容院“转移”会员

相关阅读